讀客吧 > 珠寶農妃是團寵 > 第七十六章 舍不得走了
    等人都走了,關了門。

    連氏坐在炕沿邊深深的呼了口氣:“真好,真的,我從來沒有這么舒坦過,心里敞敞亮亮的,什么都不用擔心,可以想吃就吃,想說就說,我感覺真的像是做夢。”

    白樹巖也道:“可不是,這些年總是看著上房的眼色過日子,都不知道自由是什么滋味了。”

    連氏道:“真好,娘看著你們都不被欺負,娘心里也舒坦,做娘的最怕的不是自己苦,是看著孩子受苦還保護不了。”

    白云朵沒說話,她心里忽然的有些難受,有些不想走了,因為自己如果離開了,那以后他們要是再被欺負怎么辦?

    想到現代的那些親人,白云朵好像很模糊,前世在那個家活了那么多年,可是卻沒有在這的這么一個多月顯得更讓她親切。

    可是自己總覺得不屬于這里,她還是決定,這幾天就開始安排他們,然后回去。

    很快,又到了去鎮上出攤的日子,她這次提出了帶著白樹巖也一起,順便也去讓唐大夫看看他的傷長得如何了,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想早一點把大哥也鍛煉出來,讓他和白小草都會經商,這樣,自己走的更安心。

    到了村口跟程二壯匯合之后,就去鎮上了,到了鎮上之后,安頓好了程二壯,白云朵就帶著白樹巖和白小草去了攤位。

    她邊走邊跟白樹巖介紹邊上的一些攤位干什么的,然后跟白樹巖說一些商機,讓白樹巖要少說,多看,多聽,多做。

    白樹巖不知道妹妹是要離開做打算,所以很認真的聽著白云朵講這些,一一的應下。

    到了攤位,篾匠張叔已經擺好攤了,聽了白云朵的意見,他多編了不少的樣式,這幾天的生意比以前好了很多。

    見白云朵,他特別高興:“丫頭來了,這個是你哥吧?”他聽白小草說過他哥胳膊壞了的事,所以看著胳膊吊起來的小伙子,也就一下子猜到了。

    白云朵點點頭道:“張叔看的真準,這個是我哥白樹巖,以后要是我有事不能來,就我哥跟我妹妹來,到時候還請張叔多照顧他們。”

    白樹巖對著篾匠也叫了一聲張叔好。

    篾匠張叔笑著道:“你們家孩子都招人喜歡,真好,長得也都周正,以后都是成大器的。”

    白云朵邊擺攤邊笑著道:“我們不求大富貴,只要人都平平安安就好。”

    篾匠張叔點點頭,很是贊同道:“是呀,這人啊,能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好了,趕緊擺攤吧,時候不早了。”

    白云朵應下,邊擺攤邊跟白樹巖詳細的講解。

    白樹巖是個很虛心的人,學的很認真。

    沒一會,就有回頭客過來了,第一個顧客是白云朵招待的,給白樹巖打個樣,邊賣也邊跟白樹巖講要注意什么,還有這些都是回頭客,以后自己要是不來了,要讓白樹巖也給他們優惠一些什么,也就是留住固定客戶。

    那個顧客剛買了東西離開,孫萍雪就來了。

    見白云朵在這,她特別開心的過來:“云朵,你可算是來了,我昨天來了,你沒在這,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呢。”說完,掏出來兩顆糖給了白小草。

    白小草接過糖道了謝,笑瞇瞇的站在邊上。

    白云朵看著孫萍雪,她其實真的覺得兩人挺投緣的,可惜自己就要走了,有時候她都覺得自己不該跟人這么近的相處,現在這個姑娘把自己當朋友了,有什么心事都想跟自己說,可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原本的白云朵會不會回來?

    忽然她不敢去想了,因為想到有些可能,她的心里很疼,看來真的要快點回去了,不屬于這的人,不該在這個地方留下感情。

    見白云朵看著她,孫萍雪笑了:“你這小丫頭,明明年紀不大,可是那個神情眼神怎么總像是比我還大呢?”

    白云朵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態,趕緊調整情緒道:“都說我少年老成,看來是真的,你這精神狀態這么好,是不是有好事?”

    孫萍雪點點頭:“嗯,現在你忙么?”

    說完,她才注意到,邊上還有個少年,長得跟白云朵有幾分像,所以看著這個少年,她也覺得親切,只是這男女有別,特別是到了這個年紀,她趕緊低下頭,不敢看白樹巖了。

    白樹巖平時跟同齡的女子接觸的少,所以看見漂亮的姑娘,也紅了臉,點點頭,趕緊忙著擺攤了。

    白云朵沒注意這些,她現在覺得也該跟孫萍雪道個別,雖然不能明說,但是也該再多叮囑她幾句。

    所以白云朵道:“我不忙,咱們去那邊沒人地方說。”說完,對著白樹巖道:“哥,這是我朋友孫萍雪,我們說幾句話去。首飾價格你都知道,按我說的那樣賣就行,要是有不懂的就喊我。”

    白樹巖對著孫萍雪點點頭:“孫小姐。”然后對著白云朵道:“你們去說吧,不懂我再去問你。”

    孫萍雪也對著白樹巖笑著叫了一聲白公子。

    白云朵敲了一下白小草的頭:“你有經驗的,帶著大哥點。”

    白小草拍著胸脯道:“大姐放心。”

    白云朵笑著拉著孫萍雪去邊上說話了。

    到了樹下,孫萍雪開始說起了她最近買的田地:“我這幾天已經摸清楚路數了,沒少買田地,我現在感覺心里可踏實了,云朵謝謝你。”

    白云朵看著這樣的孫雪萍心里也高興,點點頭道:“嗯,我也替你高興,以后你也可以說你喜歡小動物,然后買個小院子養點小動物,你繼母會認為你是玩物尚志,但是地腳選好了,備不住以后可以開商鋪,這可都是你的嫁妝。”

    孫雪萍連連點頭:“云朵,你這腦子怎么這么聰明啊?我要是有你這么聰明就好了。中午,中午我請你吃飯。”

    白云朵笑著道:“要是平時我一定答應,但是今個來事情多,中午我要帶著我哥去復診,下午還得帶著我哥去福寶齋上貨。”

    孫萍雪有些失望:“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謝你了,云朵。”

    “咱們是朋友,何必言謝?我相信你會幸福的,你以后自己一定小心點。”白云朵的心里帶著一點道別的意思。

    “知道了,我一定要活得比他們那些惡人好。”孫萍雪說完,又問:“你哥的胳膊是硬傷吧?找的哪個大夫?我表舅是鎮上最好的接骨大夫,要不然我帶你們去找我表舅看看?”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