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兵分三路
    是救還是不救,大家都看傅平安。

    “小薩,你下去看看。” 傅平安說,他有種預感,這下面或許有逃出生天的機會。

    電梯井古舊,四圈的鋼梁銹跡斑斑,沒有燈火照明,黑咕隆咚一片,仿佛知道上面的人發現了一樣,敲擊聲更急促了,薩致遠爬進電梯井,動作敏捷如猿猴,其他人用手機的手電光在上面照明。

    星馬臺王宮的地下堡壘不可能像白宮的那樣位于地下數百米之深,這個深度充其量也就是四層樓,薩致遠下到底層,落在電梯箱的上方,

    電梯很古老,是那種上個世紀早期的柵欄式升降機,很輕松就下到電梯里,打開電梯門,正對面就是一扇門,敲擊聲從門內傳出,嘗試推門,紋絲不動。

    敲擊聲急促起來。

    海軍是技術軍種,薩致遠對機電類很熟悉,他很快就搞清楚這扇門是咋回事了,這扇門類似于飛機駕駛艙門,非常堅固,用霰彈槍獨頭彈甚至rpg都不一定能轟開,一般情況下只能從內部開啟,但為了以防萬一,外部也設有密碼鍵盤,但最要命的是停電了,所有的設備失靈,再高端的也白搭。

    墻上有一排空氣開關,薩致遠把它們全推上去,燈亮了,敲擊聲停止了,少頃,鋼質的大門從內側打開,里面走出一個人來,大汗淋漓,萎靡不振,竟然是本該在星馬大道上遇刺的瑪竇。

    薩致遠持槍探頭進去瞄了一眼,這是一個地下掩蔽所,有生活設施和通訊指揮系統,按理說這樣的地方不止一路供電線路,起碼的柴油發電備用機組要配備的。

    電梯還是不能用,瑪竇跟著薩致遠爬了上來,大家如同見了活鬼一般,瑪竇不是遇刺了么,劇烈的爆炸下怎么可能生還,只有傅平安知道,死了的是瑪竇的替身,眼前這個才是真身。

    “外面發生了什么事。”瑪竇說,一開口便知真假,天下沒有絕對相似的替身,替身只能在遠距離公開活動中代替正主,或者一般外務活動中接待并不熟悉的客人,在面對密切關系人時必然會露出破綻,這不是靠練習模仿就能搞定的事情,光聲線和語氣就很難學得像。

    這個國家的合法統治者還活著,沒有比這個更讓人振奮的了,大使嚴肅道:“傅平安同志,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首相閣下。”

    沐蘭隨口回了一句:“小傅就是那個代價么?”

    大使:“小同志你哪個單位的?”

    傅平安沒搭理他們斗嘴,和瑪竇簡單交流了一下,整個婚禮瑪竇全程沒有參加,一開始在王宮里會見賓客的就是替身,在教堂里親吻新娘的也是替身,在星馬大道上揮手致意的野生替身,被炸的尸骨無存的更是替身,瑪竇一直待在自己的書房里觀看網絡直播,直到他從洗手間窗戶看到外面有陌生的槍手闖入。

    王宮遭遇突襲是他始料未及的,安保部隊都在替身周圍,瑪竇只能緊急躲避,書房的書架上有個機關,扳出一本書,書架打開就是電梯門,密室建造安全等級可以防重磅炸彈直接命中,就算一顆原子彈在星馬城爆炸,瑪竇也能安然無恙,兩路供電,外加自備發電機組,食物飲水,但這些瑣事一般都是侍從負責,瑪竇搞不清楚狀況,進去就出不來,遇到停電更加抓瞎,密室的排風系統也停止運轉,就像地下墳墓一般恐怖,他等了許久,估算著安全部隊應該收復王宮了,于是開始敲打管道,幸好被傅平安等人聽到。

    瑪竇得知馬車遭遇路邊炸彈,一陣黯然,他的新娘死了,死在婚禮之上,雖然這是一樁政治聯姻,但畢竟那是自己的合法妻子,世上沒有比這個更讓人心痛的事情了,但瑪竇很快就從痛苦中硬生生掙扎出來,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刻,當下最重要的是平叛。

    王宮還在勞埃德控制中,要沖出去何其困難,但是加上瑪竇這個熟悉地形,又有無數預案的人加盟,每個人都信心百倍。

    打仗沒有電影中演的那么容易,也沒有想象的那么困難,具體情況要看對手是誰,如果是在血流成河雙方都殺紅眼的格羅茲尼或者敘利亞,那就是地獄難度,寸步難行,如果對方是類似于治安警察之類的準軍事力量,平時也沒怎么見過血,那就容易多了。

    勞埃德保安雖然人多勢眾,裝備精良,但本質上不是軍隊也不是警察,只是一支企業保安隊而已,絕對優勢下打順風仗還行,遇到不要命的狠人,他們就先慫了,就像九十年代大陸悍匪橫行hk,如入無人之境,就是因為港警太弱雞,束手束腳不敢玩命。

    傅平安等人靠著一門拿破侖炮,一枚炮彈一泡尿,硬生生沖了出來,bbc的長焦鏡頭捕捉到一個畫面,一名身穿晨禮服的男子手持雙槍,左右開弓,彪悍身姿宛如黑客帝國里的尼奧。

    這個鏡頭只有驚鴻一瞥,模糊瞬間,看不清槍手的面目,只能勉強看出是身高一米八左右的亞洲人,bbc記者自作聰明惡意滿滿道:“ 我們看到了恐怖分子的面目,好像是個中國人,我們知道,大量中國資本短時間內進行這個不久前還是君主制的獨裁國家,勢必會與當地人的利益發生沖突,我們很難不去聯想,這次刺殺和中國人之間的關系。”

    拿破侖炮轟擊的方向,是一堵堵墻壁,穿過墻壁就是王宮的地下車庫,瑪竇收藏的豪車全都在這里,優先選擇的不是大功率和越野性能,而是防彈功能,瑪竇有一輛奔馳定做的邁巴赫s級加長防彈轎車,六米五的超長車身,打開后門,是四個面對而坐的座位,中間還有寬大的扶手,緊急情況下也不分幾個座位了,往里面塞人就是。

    傅平安的計劃是聲東擊西,外面似乎有電視臺直播,萬民矚目,勞埃德保安是在摘桃子裝好人的,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人,他請大使和劉風正楊啟航這些沒有戰斗力的人坐上奔馳吸引敵人的注意力,掩護瑪竇逃生。

    大使義無反顧的答應了,楊啟航想到和瑪竇一起反而不安全,跟著大使反倒能保命,也答應了。

    “曉陽坐后面,我開車。”劉風正說。

    楊啟航不由得看了劉風正一眼,在她心中這是個自私自利到了極點的花心男人,沒想到也有勇敢的一天。

    ……

    王宮一角,bbc記者在即時采訪勞埃德公司保安員安德魯.哈里森,這位年輕的保安員第一時間沖進王宮,擊殺五名恐怖分子,成為人們心中的英雄。

    記者:“請問你在加入勞埃德之前做什么工作?”

    哈里森長著一張棱角分明很有男人味的臉,說話倫敦東區口音:“之前在伊拉克服役,我為陸軍服務。”

    “能知道你在哪個部隊,執行過什么任務么?”

    “我在sas,我簽署過保密協議,參加過的任務不方便透露,非常抱歉。”

    “請問你有出道的打算么?”

    “抱歉?”

    “就是成為一個演員,或者說明星,我看你有這方面的潛質。”

    “暫時不考慮。”

    “你業余有什么愛好么?”

    “我喜歡極限運動。”哈里森指著自己的防撞頭盔上的gopro相機說,“剛才戰斗的視頻都錄下來了。”

    記者:“太好了,可以發給我一份么?”

    這時幾個被救人質很湊巧的從旁經過,都是五六十歲的貴婦人,她們認出了哈里森,上前和他擁抱,感動的啜泣著,記者將這一幕忠實記錄下來,預感自己將要出一個爆款了。

    正采訪著,忽然槍聲大作,鏡頭急轉,一輛黑色加長奔馳車從王宮車庫駛出,勞埃德的好漢們一頓掃射,輕武器打在車上不起作用,只砸出一堆麻點,這是防彈車!

    但奔馳車開到大門口就不得不停下,因為門前擺了拒馬和釘帶,根本撞不出去,一群保安圍上去,喝令車里的人下車投降,鏡頭晃動,攝影師在奔跑,趕到現場去搶新聞。

    車門開了,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國人,舉著雙手用英語說:“我是中國駐星馬臺大使。”

    緊跟著劉風正潘曉陽和楊啟航也從車上下來,看他們衣冠楚楚的樣子就不是恐怖分子。

    記者激動道:“看來我們的英雄又成功解救了幾名人質。”

    話音剛落,另一個方向,一輛烏尼莫克越野車瘋狂竄出,在草坪上壓出兩道車轍,撞破圍墻而出。

    保安們上前堵截,雙方一陣駁火,烏尼莫克揚長而去,保安們不追窮寇,他們的任務是守住王宮,直到政府軍趕來,但政府軍一直到現在也沒出現,整個星馬臺全城大亂,大批武裝人員攻擊警察局,點燃汽車和輪胎,貧民區的暴徒們趁機出動,洗劫商店,進攻華人區,報警電話已經被打爆,城市電力中斷,通訊中斷,早上還是人間天堂,下午就成了阿鼻地獄。

    警察和軍隊遭到不明武裝的襲擊,自顧不暇,無力派兵保衛王宮,事實上王宮遇襲的信息根本就沒發出去,唯一能力挽狂瀾的是陸軍,可陸軍部隊全員休假,一時間無法集結。

    烏尼莫克車上坐的是薩致遠和鄧和,他倆是第二路干擾,負責吸引敵人的注意,掩護傅平安和瑪竇從海上逃生。

    鄧和朝追兵掃了一梭子,回頭大叫:“小心!”

    薩致遠開車太猛,差點側翻,從一輛燃燒的公交車旁擦肩而過,后車廂里的俘虜趁機一躍而出,鄧和舉槍要打,正好有行人經過,他恨恨放下了槍。

    “去海軍基地,把水兵組織起來,發槍。”鄧和說。

    烏尼莫克一路風馳電掣開到海軍基地大門口,發現情況不對,大門口的哨兵慘死在崗亭里,基地內濃煙滾滾,幾個黑瘦的武裝分子發現了他倆,大呼小叫的沖過來。

    薩致遠迅速倒車離開,基地被占領,他們無處可逃了。

    ……

    一條快艇駛離王宮碼頭,兩撥干擾成功的吸引了敵人的注意力,主力順利突圍,傅平安帶著沐蘭和羅瑾兩名女將護著瑪竇逃出生天,快艇馬力開到最大,向著空軍基地方向開去,羅瑾迎著海風手持對講機呼叫通訊隊。

    此時此刻,徐楠已經接管了通訊隊的指揮權,雖然還有比她級別高的軍官在,但戰時不論軍銜,誰行誰上,徐楠得知城市陷入混亂后當機立斷,打開槍庫,發實彈,大門緊閉,攔起拒馬,她清楚這些女兵的實力,自保都困難,更別說平叛了,但羅瑾必須救,她征集了幾名志愿者,找了一輛車,帶上槍支彈藥正要出征,消息傳來,羅瑾呼叫。

    通訊隊裝備了各種電臺,全頻段接收信息并記錄,城市里有幾股武裝人員使用英語和印尼語明語呼叫,都被錄了下來,剛巧一名女兵調頻的時候聽到漢語呼叫,急忙報告徐楠。

    徐難接過話筒,和羅瑾簡單通話后告訴大家,羅少校活著,首相也活著。

    女兵們歡呼雀躍。

    海上沒有敵人阻攔,快艇抵達空軍基地附近的海灘,搶灘登陸后,四人下船步行了一公里遠,直到通訊隊的巡邏車發現他們。

    瑪竇終于找到一些安全感,他身處自己的軍隊中,但是很快他就發現哪里不對勁,除了自己和傅平安,周圍全是女人。

    羅瑾歸隊,接管指揮權,盤點手上力量,只有五十人槍,平均每人二十發子彈,也就是打一次實彈靶的數目,這點兵力彈藥連一次進攻都擋不住。

    瑪竇說:“誰有手機,借給我用一下。”

    一個女兵奉上自己的手機,瑪竇登陸自己的推特賬號,發表推文,宣布自己還活著,號召休假的士兵前來勤王救駕。

    當傅平安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瑪竇不但號令天下兵馬勤王,還把自己的坐標發了出來,從政治上考量,這固然可以提升士氣,振作民心,但是從軍事角度考慮,是把敵人往自己身上引。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