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禁區獵人 > 第六百六十七章 自省其身
    山谷中的這三場比斗進行的同時,攝像機也一直工作著。

    今天上午的這場比試,在場的林朔其實原本興致就一般,后來又被魏行山和蘇冬冬搞腦子,人都快瘋了,心思就更不在場面上了。

    可架不住看直播的人多,這三場比試的結果,其實是全球矚目的。

    到目前為止,林朔這伙人的真實身份早就已經公布了,世人都知道這支狩獵隊都是由奇人異士組成的,身上有常人不具備的能耐,都是修行者。

    只是截止到昨晚,狩獵隊成員展露能耐的機會是不少,可攝像機能很好呈現出來的卻不多。

    進入西王母地盤之后,多佛惡魔是在濃霧中行動的,蘇冬冬動手的時候攝像機拍不到。

    后來黑皇后出現,場面上沒有大霧,可那是場遭遇戰,攝像機當時正好在換電池,愣是沒拍到。

    之后的荒原地形,大家蹦蹦跳跳地前進,也就只能看出這群人身體素質確實異于常人,其他也沒太多亮眼的表現。

    到了石山地形,直播的主要看點,是獵門總魁首和他大姨子之間的禁忌之戀,蝴蝶飛蜘蛛跳什么的。

    開播以來,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畫面,還是在切爾諾貝利,林朔的那次表現。

    一個人瞬間就殺死了兩頭巨獸,震撼人心。

    自從進入西王母地盤之后,觀眾們或多或少地期待有類似場景的發生,媒體也在期待這點。

    因為人類如果能在正面擊殺西王母地盤上的東西,這對解決目前的東歐事件,是有極大的宣傳意義的,能大大提升全人類的信心。

    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這個畫面一直沒有出現。

    而今天上午三位新人加入狩獵隊,老成員要在技藝能耐上考校一下新人,這無疑是個看點。

    通過攝像機的捕捉,能夠相對直觀地呈現目前正在執行任務的這群人到底有多強。

    所以三場比試定下來之后,全世界的媒體記者,幾乎都盯著直播畫面,同時文檔也開出來,在上面預先寫新聞稿。

    新聞稿的格式先做出來,只留出具體比試細節的空白,等看到之后趕緊填上去。

    媒體的主編級人物也在記者身后盯著,回頭審稿都免了,寫出來直接發,搶第一時間。

    目前這個世界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沒有比東歐這件事重要的,稿子一出來肯定是頭版頭條。

    另外各國民間,也開始出現所謂的“修行團體”,其實就是一群普通人,但就是處于各種想法,渴望得到常人不能擁有的力量。

    這些“修行團體”有些是純粹的愛好者組織,大家算是有個共同的愛好而聚在一起。

    而另一些其實就是詐騙的,專門弄一些假的修行法門,去騙那些人傻錢多的修行愛好者。

    不過無論是正常愛好,還是出于欺詐目的,他們都會干同一件事情。

    那就是收集目前已經“暴露”的修行者信息,要么是作為偶像和榜樣去向往崇拜,要么就是拿來說事兒,當騙人的幌子。

    而就在昨天下午,華夏官方公布了獵門這個組織的存在,那篇公告就是曹余生的手筆。

    這一下,世界上所有的“修行團體”就開始亢奮了。

    因為獵門是歷史上首個向世俗界公布其自身存在的修行者組織。

    于是一夜之間,全世界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獵門”。

    “獵門駐某地辦事處”、“獵門修行事務所”、“獵門修煉研討會”、“獵門學術研究中心”、“獵門正統手法按摩洗浴中心”、“獵門會所”……

    反正這些組織跟獵門其實一點關系都沒有,從事的事業也各式各樣,要么是燒錢的,要么是騙錢的。

    但不管怎么說,好像凡事粘上“獵門”,那就是好彩頭。

    其中獵門總魁首林朔的形象,那就跟以前關二爺似的,人還沒死呢,他就已經被塑成金身供奉在佛龕上了,指望他有靈有驗,能保佑買賣。

    當然了,這些組織供奉的,其實是“林上尉”,并不是林朔的本來面目。

    除了林朔之外,他的大姨子蘇冬冬也很有市場。

    那些把林上尉塑成金身供起來的,往往還會在林朔身邊再立一個稍小一些的神像,那就是蘇冬冬。

    那些把林上尉相片掛墻上崇拜的,旁邊也會掛一張蘇冬冬的相片,兩人一起永垂不朽。

    刨去這兩位最紅的,像賀永昌、苗小仙、唐靈玉,因為從事直播事業更早,原先就有人開始喜歡他們,如今更是人氣極高的修行者。

    尤其是苗小仙和賀永昌,這兩人之前出鏡多,一個是修行者的形象代言人,一個是修行者的能力代言人。

    這三位“考官”,同時又是獵門的獵人,看直播的絕大多數人都先入為主,勝負的立場是站在他們這邊的。

    結果頭兩場下來,唐靈玉和苗小仙一勝一負。

    贏的那一場,大家都沒看出什么來,兩人坐著眼睛一閉一睜,這就完事兒了。

    這種戲用不著修行者,普通人也能來,所以觀眾都覺得看得不過癮。

    輸的那場呢,又是個鬧劇,動手部分很快就結束了。

    人氣偶像苗小仙被第一時間放倒,然后收獲了一個說話結巴的狂熱粉絲。

    這就沒滿足觀眾們收視的核心需求。

    他們最想知道的是,目前這群在東歐承載全人類希望的修行者,到底有多強,能不能讓他們看到解決事情的希望。

    如果這幫子人很強,而且強大的方式是容易被普通人理解的,那么民眾的信心自然會大大提升,整個人類社會也就會盡快結束動蕩,大家該干嘛干嘛去。

    賀永昌,這個被林朔認為有資格繼任獵門總魁首的傳承獵人,就是這么理解今天上午的這場比斗的。

    林朔最近被大姨子搞腦子,整個人有些不在狀態,再加上剛才被魏行山誤導了一下,一開始還真沒意識到這點。

    而當這場比斗正式開始,賀永昌以血肉之軀,跟身穿鎧甲的奎恩正面相撞的時候,巨響傳來,一下子把獵門總魁首驚醒了。

    他了解賀永昌,老賀對自己雖然很恭敬,但絕不是那種溜須拍馬之人。

    為自己去收拾什么所謂的情敵,這種狗腿子才能做出來的事情,老賀做不出來。

    他就算真做了,那也只是在有更大目標的前提下,順手為止。

    起手這個動靜,就是在向世人宣告,一個修行者的能力能達到什么樣的程度。

    能力擺出來之后,義務也就抗在肩上了。

    意識到這一點,林朔心中陡然升起一股羞愧之情。

    自己身為獵門總魁首,這支狩獵隊的隊長,到底還是為了一個女人,心里亂了方寸。

    這是自己的老毛病了,從小缺乏母愛,于是長大后見到對自己好的女人,硬不起心腸,面冷心熱。

    之前幾筆買賣,因為個人能耐壓制,所以哪怕有女人方面的干擾,還是有驚無險地渡過了。

    而這次,這樣下去是絕對不行的。

    賀永昌是個明白人,他看自己這樣子,心里很著急,同時又很難做。

    所以這個自家兄弟,正在以這種不僭越的方式,努力提醒自己。

    他都在用肉身撞鎧甲了,自己要是再不警醒,實在是辜負了他的一片好意和這一身暗傷。

    林朔長長嘆出一口氣來,這才摒除了雜念,真正把一些事情放下了。

    大姨子的行為想法、直播環境的限制、家里三位夫人的心情、三個孩子長大后對自己這個爹的看法,這些事情都重要,但是眼下又不重要。

    眼下最重要的,是狩獵。

    男子漢大丈夫,有錯就認,這沒什么大不了的。

    林朔于是朗聲說道:“永昌,多謝你的提醒,我明白了,你好好打。”

    這句話他必須得說,因為兩人正面相撞之后,都被巨大的反作用力推了回去,直接撞進了山里,這一下亂石崩飛,兩人都埋進去了看不見。

    奎恩雖然修為不如賀永昌,可這人身大力不虧,身上又有厚重的鎧甲,這么打賀永昌是吃虧的。

    光這第一下撞擊,林朔就察覺到賀永昌已經受傷了,再這么打下去,哪怕傷能治好,也會影響到他以后的修行成就。

    他賀家傳承九境大圓滿的高度,勢必會低上一些。

    這是林朔心里絕對不能接受的。

    當年老爺子就常跟自己說,生子當如賀永昌,以前林朔認為這是老爺子故意說出來激勵自己的。

    如今看起來,哪怕到現在為止,修行方面自己已經跟他拉開距離了,可為人處事上,自己依然有不如他的地方。

    這是自家兄弟,要記著他對自己的好。

    聽到林朔這句話,賀永昌人在山體里大笑了幾聲,笑聲十分暢快。

    他人慢慢從山體里走出來,撣了撣身上的碎石渣子,沖林朔點了點頭,然后一抱拳:“謹遵總魁首號令。”

    林朔面容肅穆,抱拳還禮。

    獵門兩位魁首正在互相施禮惺惺相惜呢,對面山體里,奎恩也慢慢走了出來。

    侍衛長一身黑色鎧甲,再加上一臉虬髯黑胡子,這會兒顯得面色愈發蒼白。

    他一手扶著后腰,另一手在胸前擺著,一邊齜牙咧嘴一邊說道:“不打了。”

    賀永昌當然不答應了,他要做的是效果,動靜越大越好,能讓普通人看明白。

    同時他也覺得自己這么拼命,起手就受傷,總魁首人又不糊涂,肯定能懂自己的另一層用意。

    這會兒總魁首雖然懂了,可觀眾還沒怎么懂呢,就剛才這一下,還是太快,應該沒看清楚。

    于是老賀說道:“這才剛開始呢,怎么就不打了?”

    奎恩人往地上一坐,指著蘇冬冬用英語說道:“黑暗曼陀羅,你女人簡直忘恩負義。

    以前我們共事的時候,也沒見你對我有什么好臉色。

    剛才我還納悶呢,怎么這回一見面跟我這么和善,還沖我拋媚眼。

    我現在品出來了,拿我當幌子刺激林總魁首是吧?

    我之前也是看著直播的,你當我傻子啊?

    當年你出逃的時候,我是負責帶人追擊的,那時候我還好心好意放了你一馬,你就是這么報答我的?”

    蘇冬冬冷笑一聲:“我用得著你放過嗎?你那是有自知之明,不想來送死。”

    奎恩看向了林朔:“林總魁首,你給我評評理,有她這樣害人的嗎?”

    林朔點點頭:“確實不應該。”

    奎恩也點點頭:“道歉就免了,我估計她也不是會道歉的人,這樣吧,這場比試就算了。

    我這純粹是無妄之災,賀先生剛才這一下,都快把我腰撞斷了,考校技藝而已,用不著這么拼命吧?”

    聽奎恩這么一說,無論是林朔還是賀永昌,也就不好意思再繼續了。

    這個奎恩,能耐不錯,同時林朔也看出來了,別瞧人家五大三粗的,其實是個機靈人,難怪能當上侍衛長。

    三場比試結束,三個新丁的能耐也大體摸清楚了,林朔說道:“我們先休息一個下午,你們三個提前補補覺,晚上我們要趕夜路。”

    “是!”

    ……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