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隋末之大夏龍雀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新任吏部尚書
    凌敬不過是一個國子監的祭酒而已,當初在竇建德手下是如此,回到大夏也是如此,不過,和竇建德時相比,現在的凌敬無疑顯得輕松了許多,國子監是一個清貴衙門所在,經過隋末動亂之后,凌敬已經失去了往日的雄心,安心做一個教書匠還是很不錯的,平日里還經常去江都書院教書,也能混到兩份工作,拿到兩份俸祿,在江都城中過得優哉游哉的。

    馬車行走在江都城的街道上,馬車外面傳來一陣陣商旅的叫賣聲,凌敬手上拿著一本書,慢悠悠的看著,對于車外的聲音充耳不聞。

    “還沒到嗎?”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凌敬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外面的聲音消失的無影無蹤,連燈光都暗了下來,他忍不住打開車窗,發現外面的天都黑了。頓時大聲說道:“怎么回事,這是什么地方?你們是誰?”他已經發現,前面驅趕馬車的人已經不是自己的隨從了,而是幾個穿著勁裝的漢子。

    “凌大人,有位貴人要見您,我等奉命接您前往,府上我們也已經派人通知過了。”外面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聲音中帶著一絲恭敬。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藏頭露尾的是什么來歷?”凌敬忍不住大聲喊道:“我乃是朝廷命官,你們綁架朝廷命官,可是死罪。”

    “凌大人,我等可是奉了貴人之命,天下之大無人能殺我們。”為首的漢子哈哈大笑,說道:“您啊,還是老老實實的跟我們走吧!你若是想鬧的天下皆知,恐怕最后倒霉的是你啊,到時候,榮華富貴,離你而去,可不要后悔啊!”

    “是嗎?老夫倒要看看你們到底是誰?”

    “李十三,不要戲弄凌大人了。”就在凌敬準備沖出來的時候,一個柔和的聲音傳來,頓時讓凌敬面色一變,聲音很熟悉。

    “皇后娘娘。”凌敬脫口而出,這個聲音正是皇后楊若曦的聲音,他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楊若曦,等想起李十三這個名字的時候,這才似乎明白了什么,忍不住說道:“是陛下要見我?”

    “凌大人,陛下已經到了湯山,準備在那里召見你。”楊若曦聲音再次響起,她解釋道:“雖然不知道陛下為何要秘密召見你我,但相信肯定是有要事,凌大人不用擔心。”

    “原來如此,微臣知道了。”凌敬這個時候才松了一口氣,既然是天子相召,一切都不用擔心,現在他想的是李煜召見自己到底是所謂何事。

    他在降臣之中,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貨色,在朝中也沒有什么根基,幾乎是一個透明人,他都準備這樣過一生了,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被李煜召見,這就讓他心中好奇了。

    如今的大夏朝局變化,讓凌敬有些擔心,誰都知道大夏皇帝擊敗李唐,一統天下后,就會針對世家大族,這個時候召見自己,弄不好就是與此事有關系。接還是不接,各種念頭在腦海里回想起來。

    湯山溫泉自從前朝開始就很有名,南朝的皇帝們經常帶領嬪妃來此,后來,南朝滅亡之后,就成為達官貴人和文人士子們經常出沒的地方。

    不過今日已經被李煜所占領,精銳的御林軍把守各處要隘,整個湯山溫泉已經成了一個行營,專門供李煜一個人休息。

    溫泉的作用很多,像李煜這樣沖鋒陷陣的人,每次大戰之后,都會來到溫泉處療養,去掉身上的煞氣,盡可能的保持身體的健康,前世李煜沒有機會享受,在這一世,李煜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等到楊若曦和凌敬趕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發現李煜已經在行宮外等候了,讓兩人受寵若驚,能讓李煜等候的人已經少之又少了。

    “臣妾拜見陛下,恭賀陛下凱旋而歸。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楊若曦盈盈下拜。

    “臣凌敬拜見陛下,恭賀陛下凱旋而歸。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凌敬知道這種迎接不是來迎接自己的,但在心中還是很感動。

    “皇后平身,凌卿平身。”李煜上前將楊若曦攙扶起來,然后對凌敬說道:“凌卿辛苦了,先去休息休息,等到下午吃過飯之后,朕再召見你。這里的溫泉不錯,好好泡一下,祛除身上的疲勞。”

    “臣遵旨。”凌敬自然是不敢反對,既來之則安之,這湯山溫泉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尤其是現在,此地已經屬于行宮,誰有這個資格來。

    溫泉池是用漢白玉砌成的,溫泉水洗去了一路的疲憊,各種礦物質滋潤著肌膚,楊若曦面色紅潤,雙目宛若秋水一樣,肌膚若凝脂,她坐在漢白玉臺階上,臉上露出一絲羞澀。雖然已經是夫妻,坦誠相見無數次,但她仍然不習慣李煜那灼灼的眼神。

    “陛下讓臣妾來,不會是專門為了欺負臣妾的吧!”楊若曦嬌嗔的望了李煜一眼。李煜在有些事情上胡作非為,楊若曦是知道的,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

    “當然不是。”李煜嘿嘿的笑了起來,也只有在楊若曦面前,他才會恢復正常模樣,只是笑聲中掩藏著一絲尷尬,他輕笑道:“讓你來,只是問一下宮中的情況,而且,你這些年在宮中辛苦,讓你來這里放松一下。”

    “陛下不說,臣妾也知道,最近楊家人太活躍了。”楊若曦嘆息道:“臣妾雖然不喜歡楊氏,但不管怎么樣,在外人看來,楊氏就是臣妾的,臣妾也是楊氏的。”

    李煜點點頭,他隱約的猜到,這一切都是和太子之位有關系,到現在為止,李煜并沒有定下太子之位,只是讓李景睿監國,世人認為這是一種信號,但在楊氏眾人眼中,這一切都不夠,他們需要李煜冊封李景睿為太子。

    “你說景睿可以為太子嗎?”李煜遲疑了片刻。

    楊若曦搖搖頭,說道:“這一點臣妾并不知道,陛下雄才大略,赤手空拳打下一片疆土,繼承者也必須是一個英明之君,臣妾并不知道以后的事情,所以臣妾不敢保證。臣妾不會因為景睿是臣妾的孩子,而對他有所偏愛。”

    李煜點點頭,忽然笑道:“孤山公是怎么回事?這個人名氣可是不小的很,當初岳父興兵的時候,按照道理孤山公也是被斬殺之列,可是楊廣硬是不敢動孤山公,這個時候他出來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不過是一個倚老賣老之徒而已。”楊若曦不屑的說道:“當初父親起兵的時候,曾邀請他過來,剛開始他答應了,后來走到半道上,發現事情不對,又縮了回去,現在見妾身當了皇后,又出來了,前段時間時間,還說請臣妾奏請陛下,追封祖父呢!”

    “這是認為朕的江山是因為弘農楊氏而起來的。”李煜啞然失笑,可以斷定,世上有這種想法的人很多,甚至那些世家大族都是這么想的。

    “陛下,對于這種人不需要理會。看上去風輕云淡,看上去隱居山林,不在乎功名利祿,實際上比誰都重視這些東西。”楊若曦十分不屑。

    “當年連楊廣都不敢殺他,朕若是殺了他,恐怕天下的讀書人都會笑話朕的,說朕昏庸。”李煜苦笑道。像這種老而不死的人最討厭,這樣的人偏偏名望很高,殺也殺不得,放在那里十分討厭。就是李煜自己也不好對付此人。

    “陛下讓凌敬前來就是為了此事?”楊若曦忽然想到了同自己一起前來的凌敬。滿朝文武也不知道有多少,若是論信任,最信任的當是岑文本和范瑾兩人,可是這兩人都沒有喊過來,卻選了一個凌敬,誰都知道凌敬是降臣。

    “需要一個人來破局。”李煜并沒有隱瞞自己心中所想,而是點點頭說道:“世家豪族與寒門子弟,功勛之后和后來歸順大夏的人,這些人之間都是有矛盾的,想要將這些人都安排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無論是朕也好,或者是岑文本也好,都不好出面,但凌敬不一樣,他是降臣,和各個方面的人都不熟悉,他是有才能的人,他是寒門子弟,但當過主簿,所以選擇他,好用來破局。”

    楊若曦聽了這才點點頭,現在朝中各個勢力糾纏在一起,可是官位也只有那么多,誰上誰下,總得有個章程,這讓李煜親自下場無疑是一個非常愚蠢的決定,帝王高高在上,讓臣子們相斗,才是最聰明的辦法,凌敬才是最合適的人選。

    “陛下想讓他做吏部尚書?這倒是一個合適的人選。”楊若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就是不知道凌敬可能承受的住這種壓力。”面對各方勢力,想要做好一個吏部尚書,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放心,他能輔佐竇建德成就一番事業,說明這個人還是有點手腕的,有朕在后面支持,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李煜笑道:“再說了。若是不行的話,就再換一個人就是了。和世家相斗,那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朕從來就沒有想過一兩年內就能解決這些世家大族。”

    “陛下圣明。”楊若曦連連點頭,粉臉上露出一絲嬌羞之色,她感覺到一只怪手在亂動。

    :。:m.x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