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仙帝大道 > 第八百一十八章 青涵請纓
    青涵自動請纓,說要帶晉園的力量前往靈山,一舉鏟除血隱一族,為商振解恨解憂。

    這話出乎在場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包括晉凌。因為青涵所說的這事,在之前并未跟他打過任何招呼,也未提起過任何片斷。

    對于晉園之主來說,這樣的表態,甚至可以說是僭越。盡管,她是自己的妹妹,是自己,長年不在晉園之時,晉園的實際掌控者。

    不過,在此時此地,就連他也不得不承認,青涵的表態很到位,很及時,很符合當前的形勢。既可以將晉園從對王國的威脅嫌疑中脫開身來,還可以對商振再度一表忠心。

    “青涵公主,這些可都是你的一面之辭。”商拓在旁邊冷冷地開口了,“光憑這一份供狀,能證明什么?供狀是人寫的,怎么寫都可以。換句話說,誰知道這份供狀,是不是偽造的?”

    “是不是偽造的,把人叫過來,一問便知。”青涵很冷靜地說道,“正好,那個曾經下蠱毒毒害我哥的人,今天被我帶來了,就等候在王宮外面。”

    “晉懷?你是說晉懷來了?”晉凌大為意外,看著青涵這個小丫頭,事前青涵也并未跟自己提及有關晉懷也到來的事。晉懷,那可是晉氏遺族的主要人物之一,外號飛天將軍,也是長年以來商氏王室通緝捉拿的重要對象。下毒蠱毒害晉凌后,他是被青涵派人抓了,囚在晉園刑堂的牢籠里。

    看在他還是自己表兄的份上,晉園還是留下了他的性命。

    現在,青涵公然將他帶到商氏面前,后續是福是禍,對于他來說,也是看其造化了。

    “是的,兄長。”青涵說道,“自你要被帶入刑堂問事,我便想了這個主意。我覺得,父王中蠱毒一事一直懸而不決,不是一件長久之計。所以,就算時機不算成熟,也必須將這件事說清楚,搞明白。這樣,才能徹底讓父王對我晉園放心。”

    二王子商煜則是眉頭大皺,他知道晉懷的事,莫黑風之前向他提過。加上青涵剛剛的一番話,他頭上的汗水更多了。

    “父王,兒臣聽說過那個晉懷,乃是晉氏遺族的叛賊,被人稱為飛天將軍,他的供狀不足為信!”他急忙說道。

    商振不置可否,只是揮手向青涵說道:“把人帶進來。”

    這話讓商煜面上更是一黑。本來是要借機整晉凌的,沒想到對方來了這一手。如果那什么晉凌真把莫黑風供出來的話,就算他不認識不知道自己,自己也難很多干系。

    誰讓自己平時與血隱一族走得那么近呢。

    稍頃,在王宮侍衛的帶領下,手腳都戴了精鐵鐐銬的晉懷,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

    “跪下。”然后,他就被侍衛按跪在了商振面前。跪下時,顯然觸痛了他腿上的舊傷,使他臉上一陣痛楚。

    “你就是那個什么,晉氏遺族的晉懷?”商振打量著來人。來人神情憔悴,氣色極差,雙腿似乎還有殘疾,身上也未見仙力波動,顯然是仙力也給廢了。明明是個青年人,現在看上去年紀倒像有三四十歲。

    “是,國主陛下。”作為階下之囚,晉懷語氣中沒有半分硬氣。他有些茫然地看向青涵,又帶著些別樣的意味看著晉凌。

    “有什么能夠證明,你就是晉懷?”南王商拓挑釁般地問。他這話分明是充滿了對青涵和晉園的懷疑。

    “晉氏遺族的募兵令,以及我的飛天將軍令牌,還有我的身份引證,都可以證明。”晉懷早有準備般地取出了諸般物件,由侍衛奉上至商振面前。

    “你倒是早有準備。”商煜冷笑。

    “晉園被人陷害多了,不得不隨時有所準備。”青涵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

    “既然你是晉懷,那你說說,你與晉園的關系,與這位晉凌的認識,還有,為何你這表兄要向自己的表弟下毒?”商振說話了。

    “是,陛下。”晉懷苦著臉,他便將自從聽說過晉凌的名字,前往邀請其加入不成,及至后來的諸般事情,再到與血隱一族莫黑風合作,下蠱毒加害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照你這么說,雖然你是他的表兄,邀請他加入遺族,可是他卻一直不允,而且因為他為商氏效力,還救了我的命,你心中不忿,才向他下毒?”商振問道。

    “是的,陛下,我兄長及晉園,從來未曾加入過遺族,也未曾與他們合作過,因此被他們仇視下毒。”青涵說道。

    “原來如此。”商振點頭,他的心里是輕松了不少的。晉園現在是王國的龐然大物,他最害怕的就是晉園會對商氏不利。現在看來,晉園這些年來對自己一直是忠誠的,也并未參與晉氏遺族的舉事。

    晉園的忠誠,向來是他的一塊心病。現在,這塊心病,好了不少。

    “你對晉凌下蠱毒,那蠱毒想必比本王中的更厲害吧。晉凌能為本王解毒,卻長時解決不了自身之毒。那蠱毒,從何而來?”商振問道。

    “回陛下,蠱毒是血隱一族的莫黑風莫大主管給的,說是其蠱卵無色無味,微不可查,置于酒中,即使是仙將級強者也難以發覺。微臣利用與晉凌的表兄弟關系,請他喝酒,將蠱毒置于酒中。他沒有想到我會害他,因此中了招。”晉懷說道。

    “本王所中的蠱毒,也是得自血隱一族的嗎?”商振沉聲問。

    “這事,這事小人,小人不知道。”晉懷說道。

    “你確實不知道。”商振也作罷了,“那事,就算不是血隱一族做的,與他們也必然有莫大的干系。”

    “是的,父王。”青涵說道,“所以女兒剛剛說,愿意帶領晉園本部的力量,殺上靈山,清除血隱一族為王國除患,同時也找出父王中毒的真相!”

    “青涵,你年紀還小。”商振笑了。

    “女兒已經開仙成功,已是仙士,手持金剛隕鐵利器,還有晉園的護衛隨行。”青涵說道,“何況,我兄長為了向父王表明心志,也會一起同行,有他在側,當安然無憂。”

    晉凌聽她這么一說,也就借勢說道:“小臣愿意前往,為陛下分憂,也查找陛下中毒真相!”

    聽他們這么一說,商振點了點頭:“好,那本王便授命你們前往。另外,商振將帶領一部分城衛軍兵馬,在山腳接應!本王很想知道,他們是怎么給本王下蠱毒的!”

    說這話時,他還有意無意地,瞥了商煜一眼。

    后者冷汗狂飆。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