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盜天仙途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我終于到家了(大結局)
    三個月

    昔日小小神社,已在神道廳幫助下,擴建翻了數倍不止,連山附近很大一片土地也都歸屬了神社所有。

    陽光下,金碧輝煌神社,此時不同與往日。

    因新川大將軍的到來,前段時間一直游客跟信眾頗多的神社,暫時被清了空。

    可即就算是這樣,這座剛剛修建好沒多久神社,依舊有濃郁人氣。

    那是整個日本親眼看到山田信一斬殺八岐大蛇,救下了這個世界,后知后覺知道了真相的人的心意。

    它們源源不斷涌向這里,讓整座神社都被籠罩在濃郁白氣下。

    像坂東媛子這樣神靈,不是曾經被此間主人允許,甚至根本無法靠近,更無法去窺探神社內的情況,還在著的本土神靈,想要查探這里情況,唯一能做就是讓自己成一個凡人,以著凡軀,像是普通人一樣走進來。

    “新川大將軍,歡迎您大駕。”三女中,唯有坂東媛子適合在這種場合來迎接新川大將軍進去。

    伢子本就性情有些發孤,在山田信一消失不見,她整個人都越發顯得孤僻,除了還愿意跟坂東媛子還有早川直美說說話,窩在神社寸步不離的她,再沒跟別人開過口。

    早川直美因人魚血統,越長越美,就連身為神靈的坂東媛子,有時望著她,都會有著片刻的晃神。

    她現在這樣的容貌,走在大街上,只怕會引起騷亂,哪怕是現在新川大將軍帶著人來到了神社,她也只是站在坂東媛子身后,臉上也罩著輕紗。

    就算是這樣,有幾個人也忍不住將目光投過來,覺得此女身材氣質實在絕色。

    這樣沒出息的表現,讓新川大將軍頓時咳嗽了一聲。

    “請帶我入內吧。”他揮手讓身后的人都停下,打算自己進入里面。

    放在別處,這樣的舉動必然會遭到勸諫,但在這里,卻沒有人覺得,會有誰不長眼,膽敢在這里進行刺殺。

    要知道,三個月過去了,但關于山田信一的威名卻傳播的更遠,連別的國家的人都聽說了,并且向著日本進行著試探。

    當日的動靜,實在是太大,哪怕當時的異象,仿佛被一層迷霧遮掩了,別的國家的衛星并沒有拍攝到畫面,可日本境內可是有著外國人,而那一天,外國人自然也都與日本人一同看到了天空的畫面。

    就算是日本天皇跟幕府都對此不愿多談,也架不住別人多想。

    之所以這座山沒有成全世界注視的地方,自然還是因這里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讓衛星無法監控到,就連神靈都無探查到這里情況,何況是高科技的設備?

    山田信一雖然人不在這里,卻留下了足夠的東西給這三女。

    就算靠著這座神社的特殊以及對三女的承認跟庇佑,這三女安全,都絕對有保障了。

    想著這些,新川大將軍隨著逐漸深入其中,真真切切親身地感受了一番神社最里面的風采。

    這里的特殊,并不單單是建筑的輝煌,更多的是與往里走,越能感覺到氣息都變得越發清冽了。

    甚至每呼吸一口,疲憊就能消除一些。

    斂去眸中的驚嘆,新川大將軍帶著微笑,一直走到了重修后本殿。

    神社其實不建神像,只有寄托物,而寄托物,就是一把木刀。

    新川大將軍站在那里看了一會,就展開敕旨宣讀。

    自對面世界的八岐大蛇被斬殺,頓時有許多人如夢初醒,又恢復了原本的記憶,本來處處烽火日本各地,立刻潰不成軍。

    而還頑固到底的,必是敵方世界派來的死硬分子,被毫不留情的鎮壓。

    現代交通,全日本來往不過三天。

    因此僅僅三周,大部分叛亂就鎮壓了下去。

    但是零星起義層出不窮,這是對面世界不斷融入本世界的結果,但是已經改變不了大勢。

    可以說,山田信一是轉折點,建立最大功勛。

    不同于上次戶川久興宣讀的敕旨,這一次旨意,用詞更趨平等甚至帶著一點謙卑。

    這種感覺其實很微妙,可能不敏感的人根本無法感覺到,唯有坂東媛子聽著,眸中有亮光一閃而過。

    這是天皇連同著幕府,也在神道廳后,主動給予了山田信一大神的尊榮。

    以旨意來冊封大神,這也是有,但卻也有著安撫的意思,這種示好,比之前更直白了。

    “信一君,你已由新川大將軍親自宣讀天皇陛下旨意,成正一位。這是神靈能得到的最高冊封,無論你去了哪里,都該有著感應?是否能夠回來,與我們相見?”

    心里默念著,坂東媛子帶著一點期待等待著新川大將軍將旨意宣讀完畢。

    讓三女連同著新川大將軍都感到失望的是,旨意讀完了,但沒有任何反應。

    新川大將軍倒還好,他本也沒期待著這次就一定能見到山田信一,反正幕府的誠意他已經帶到,并且做得到位,作幕府一把手,他親自過來宣讀,任誰見了,都會覺得誠意滿滿。

    既然山田信一沒有出現,這里他也不便久留。

    一個世界徹底被這個世界吞噬,很多后續都等著去處理,今天來到這里,已是難得擠出的外出時間。

    向著三女告辭,坂東媛子在前,二女在后,目送著幕府的車隊再次浩浩蕩蕩的離開。

    回轉本殿的她們,望著神像,默默祈禱了一番,等轉過走到了殿中,正黯然,坂東媛子忽然看見走在身側的伢子一陣風一般沖了過去。

    難道是……

    坂東媛子不敢置信地抬頭朝著前面望去,光線昏暗的角落,一個少年走了出來,伢子已整個人撲了上去:“哥哥!”

    直美跟媛子則呆呆地看著少年,看著他攬住伢子,沖著她們微笑,鼻子一酸,眼淚落了下來。

    “你終于回來了!”

    大徐·博羅島

    “上次你說,會陪我,可你又睡了。”

    院落內一個房間一直都是靜悄悄,哪怕這里女主人時不時過去,可卻經常是連一個人的聲音也沒有。

    葉蘇兒的目光帶著溫柔與深情,手指輕輕撫過沉睡著神靈的面頰,少年的面容一直都是這樣,哪怕陷入沉睡,也始終保持著青春。

    不像是她,雖時光仿佛也在她的身上停駐,但多了人氣的她,面容年輕了,眸子里卻多了更多的東西。

    但唯一不變的,就是注視著這少年時所露出的壓抑著的感情。

    不壓抑,怕是這些年每一天都會被痛苦與失望所折磨。

    她每一天過來,都希望著能看到他清醒,看著他睜開眼,沖著自己微笑,但日復一日,夜復一夜,每一天她都在經歷著期待與失望。

    “可我相信你不會拋下我,你一定會醒過來。”

    慢慢收回手,她凝視著他,輕聲說著。

    下一刻,她的動作就頓住了,一只手反握住了她的手。

    目光慢慢下移,落在那張在之前日日夜夜里一直閉著眸子的面孔,此刻,這張年輕英俊的臉上,眸子睜開了,目光正凝視著她。

    “我不會再睡了。”

    古希臘

    海浪聲遠遠傳來,空氣中彌漫著大海的味道。

    一直沉睡著,不,是消失著的神靈,在上一次的蘇醒,就再次失去了蹤影。

    作為他的祭司,可妮莉婭上次被她的神垂憐,所以哪怕之后的時間里,她一直都沒能再次與她神溝通,仿佛那只是神在長久的睡夢中,偶然賜予她的一次奇跡,但可妮莉婭每一次為她的神準備祭品,都十分用心。

    “哦,可妮莉婭,你知道大家為什么稱呼你的神為消失之神?”一個少女忍不住問著可妮莉婭。

    又到了去選擇祭品的日子里,貴族少女們再次來到了集市,但可供挑選的貨物并沒有讓她們感到滿意,也因此大家在回去的時候,更多的注意,就放在了別的事情上,比如,關于消失之神是否真的消失了的傳言。

    “知道。但我堅信,我的神不會消失,上次他就出現并回應了我!”

    可妮莉婭不愿意再多聽朋友們的話,與她們告別后,提著裙子,快步走在回去的路上。

    天空中,烏云在彌漫,海風也越發大起來。

    很顯然,這是即將有一場暴風雨要來臨了。

    可妮莉婭回來的時候,外面剛好下起了雨,雨聲中,有著雷與閃電,她關緊了門,走在大而空曠的殿里。

    “他們都去哪里了?”發現別人都不見了,可妮莉婭懷疑他們都去了別處,正要往里走時,身后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那是對方故意讓她聽到,在可妮莉婭回過身去看時,就明白了這一點。

    因為從黑暗中慢慢走出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她曾經有幸見過一面,她的神。

    “我就知道,您不會消失。”可妮莉婭微微有些更咽,卻朝著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它也回以微笑:“嗯,我不會消失的,我的祭司。”

    最終世界

    十月,正是秋意漸濃,紅葉爛漫的季節,清晨微風已帶著絲絲涼意,可大街車水馬龍,無數人忙碌著穿行上班。

    “轟”這時,一聲巨響驚動了這流向,驚慌一波波四周播開,人群焦急等待,議論著,變得混亂不堪。

    稍后,就有警車聲。

    “發生了什么事?”

    “又發生了一起事故,據說一輛豪華轎車路過時,突然之間廣告牌掉下,把車砸了。”

    “里面的人怎么了?”

    “車都扁了,人還能怎么活?”

    “……聽說,這是祝公子的車,祝公子和他一家都在里面。”

    外面的人都抽一口涼氣,這祝公子據說極有后臺,身價百億,這下全死了。

    “最近事故怎么這樣多,聽說是第七件了。”

    一輛自行車上,裴子云似乎和看熱鬧的人一樣,看著車,只見車支離破碎,一個青年被壓在下面,頭露在外面,滿是血,眼見不活了,只是眸子還直直的看著外面,正和裴子云目光相對。

    “再見。”裴子云笑笑,不再看熱鬧,騎車拐進了一條小巷,熱鬧就立刻隔絕在外,連空氣都彌漫著一種上了歲月的小巷特有味道。

    裴子云目光掃向四周。

    他看著四周,一切都是熟悉的樣子,上了歲月小巷,有些不平地面,四周偶爾會冒出青苔的墻面。

    迎面有人騎車過來,哼唱著流行歌曲,似乎裴子云的氣質突出,這人忍不住往裴子云的臉上瞅,哪怕騎過去了,還回了一次頭。

    裴子云并不理會這些,而繼續向前,前面就是小區門口。

    “裴先生,您好。”

    這是別墅小區,保安很熱情的打招呼,似乎他才下班回來。

    “你好!”裴子云騎過幾十米,一拐彎就能看到一個二層樓的小別墅,門口還有一片小草坪,唯一的變化,大概就是多出一棵梅樹,正長在窗口下面。

    裴子云盯著梅樹看了片刻,就笑了,開門,同時說著:“我回來了。”

    “今天怎么這樣早就回來?”

    一個女人在廚房,她個子不高,有一米六多,很自然回答,她并不太漂亮,但有一種安寧,更重要的是熟悉。

    “辦完了事,把麻煩都解決了,就回來了。”裴子云抵達到沙發,把冰箱里打開,見里面有一個可樂,就取來喝了。

    “爸爸,這是我的!”沙發上露出一個短發小腦袋。

    裴子云注視著自己突然多出來的女兒。

    嬌小個頭,盤腿坐在沙發上,露出一只精致小腳丫,盯著電視屏幕,一張側臉光滑粉嫩,裴子云心里一股莫名的感覺慢慢升騰涌動。

    就聽著她不滿又理直氣壯的質問:“你喝了,我吃啥,帶交換了沒有?”

    “……帶了!”裴子云手一動,一張大葉上盛放著一塊滿是油光的蒸肉,對驚奇的女兒得意一笑。

    “怎么樣,看起來還不錯吧。”

    異香撲鼻而來,本就餓肚子咕咕叫的女兒不爭氣咽了口口水,但雞蛋里挑骨頭說:“就是一大塊肉,你想把人肥死,不知道人家要減肥?”

    說著又詫異看了看,似乎想看他從哪里帶來:“這是外賣?”

    裴子云笑著:“這不是肉,你就放心吃吧。”

    女兒一臉不信從廚子里拿出餐具,夾起一塊放進嘴里。

    這是希臘神域的某項特產,看似肉,其實是植物,第一次吃時,絕對是讓人無法想象的奇妙,女兒瞪大雙眼盯著,又連續夾了幾口狼吞虎咽的吃下。

    “這是什么東西,怎么這么好吃?又有肉味,又有水果味,一點都不膩?”鼓著腮幫,女兒含糊的問。

    這時奔出一只橘貓,很肥胖,毛茸茸的肚子圓鼓鼓,聞到了香氣到處喵喵,裴子云把它按住,笑而不答。

    “我終于到家了!”(全書完)

    ——————

    本書大結局了,拖延了很長時間,但是終于還是結束了,可以說,本本完本荊柯守,別說是闌尾,基本上應該寫的都寫了,我就可以集中精神寫《贗太子》了,希望新老讀者繼續支持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