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皇兄萬歲 > 198.星光與火焰(第一更)
    “十一境之后共有十個小境界,分別為:初顯境,法竅境,八重法脈境。但我經歷了如此多的激斗,卻還未能突破法竅境,為什么?”

    “兄長,如果法身是一個家族特性的,那么這個家族會有一些先祖的經驗,但如果是自己沖破的,那么也只能自己去領悟。

    個中過程,比一個不懂武功的人自己琢磨出真氣修煉之法,還要困難。主要的困難是在于尋找到法竅,因為每一個法身的法竅都是不同的。

    而前提是,你必須是用自己的法身存在著,去戰斗,而不是凡人的軀體,否則你無法感受到法身里血脈的流轉。”

    夏極大概明白了。

    自己之所以激戰卻沒有收獲,大抵就是因為自己沒用法身。

    換句話說,人軀是自己的過去身,法身是自己的現在身...

    他思索了起來。

    想著的時候。

    殿外忽然響起嘩啦啦的聲音。

    是梅子雨落了。

    遠眺了一眼,只見湖心擴開了無數漣漪。

    世界隨著沉默,都模糊了。

    小蘇忽然道:“寧小玉她們收到師門的傳信,讓她和大奇都回山。兩人都拒絕了。”

    一句話過,又是很久的沉默。

    夏極道:“讓她們守城,你和我,去西方。”

    “去火劫之地?火妖可不會幫我們。”

    夏極忽然道:“你可是黑龍女皇。”

    “哥,你說那條惡龍為什么幫我?”

    “也許,惡龍覺得你如同那些漂亮的珠寶,閃閃發光呢?”

    “你為什么不覺得其實我們也是惡龍?”夏小蘇輕嘆一聲,“世家統治著人間,但人間大部分百姓卻也是好好地在過,可我們偏要去敵對他們,我們即便成功了,又能締造出一個怎么樣的新國度呢?

    天下殺劫,應運而生...說到底,我們也是在爭奪著成王敗寇的一群人,沒理由去認定善惡,也沒理由因為無法締造善惡之名,而覺得他們就是卑鄙的。

    也許我們可以用各種理由去搪塞,比如敵人和我們不在一個起跑線上,他們擁有著許多許多的積累,這不公平。

    可世上誰會和你講公平?

    說到底,還是弱了。”

    夏極摸了摸她的頭發...

    那柔軟而微黃的長發,如同絲綢錦緞般柔滑,此時安寧,但卻是大戰前夕了。

    “走吧,去火劫之地,也許我有辦法。”

    小蘇眼睛一亮,古怪地看著兄長。

    這時候還能有啥辦法?

    己方對敵方一無所知,最要命的是,敵方實力還強大無比,能夠正面硬懟已經是不錯的選擇了。

    小蘇道:“其實我也有辦法,自從我抓到了這金人之后,腦海里總是在浮現出召喚,似乎還有十一道聲音在呼喚著我。我知道應該還有十一個金像,只有它們完全湊齊了,才能發揮出應有的力量。”

    “它們在哪?”

    “西方火劫劫地以及北方的冰雪羅剎之國。”

    “皇都怎么辦?”

    “若是我這個女皇都不在了,他們還能怎么辦?

    世家一手遮天,一手覆地,建立這樣需要祂們認同才能存在的王朝已經沒有意義了。

    有一天,我若是能夠徹底地成為了祂們,到時候我會來再建王朝,再去告訴人間需要律法,需要公平,需要賞善罰惡,需要法器玄功不再束之高閣,人人如龍,天下大同。

    現在,走吧,我們至少可以挑選戰場。

    或者...墓地。”

    ...

    ...

    第三天。

    寧小玉抓著一封信,緩緩讀完。

    然后重重嘆息了一聲。

    “女皇走了。”

    她仰頭看向頭頂的烈日。

    只覺有些刺目。

    大奇輕聲道:“這是真仁慈。”

    “是啊...將士不知那些恐怖的力量,所以才奮勇著宣告自己的忠義。但女皇知道,她不想讓這些忠義變成玩笑,也不想這些將士的熱血無可歸去,被人在戰場上輕佻地碾死,所以她離開了。”

    “說起來,之前我可是受了命去突厥,以求維持各方戰亂。世家好像并不想一統,他們在努力地讓所有勢力都無法吞并其他勢力,可謂是天下制衡。

    我常常不明白,但想著亂世出英雄,火劫本就是締造亂世的源頭,而這天下制衡的亂世亦還是亂世,被動的亂世總歸不如主動的亂世,如此說來,世家其實是在積極有利的對抗環境?”

    “胡說八道。”

    “算了算了,祂們的想法我可是揣摩不清楚,只是我分析北地不會被三皇子夏賢統一了,但這北地之主卻再不是女皇陛下了。”

    “你想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大奇笑了笑,“難得遇到一個真正的明君,真正有著魄力的雄主,就算要投降也得守到女皇陛下去世吧?若是她先撐不不住了,可不能怪我。”

    他神色一轉,邪氣的神色變得肅然:“但若女皇陛下還活著一天,我自是要為她守著這城一天。一兵一卒都別想踏破。”

    說著,他猛然一扯,攤開了地圖,指了指皇都東方的一處大河:“此河名為天水。天水從北地冰雪之國而來,一到初夏時分,冰雪融化,故而水流湍急。

    我學的兵道名為九地之道,可用地利。

    到時候只需堵住上口,引水南下,我就能施以秘法,讓著天水隨時隨地聽我號令,化作天災之龍,沖潰一切來犯之敵。”

    寧小玉道:“我學的是六合七星之道。”

    大奇古怪道:“你還學了七星之道?老師真偏心...當年我眼饞這七星道,軟磨硬泡,他都不肯教我。”

    寧小玉徹底無視了他:“老師神龍見首不見尾,能讓你軟磨硬泡,都是給了你面子了。

    天水堵口必定需要士兵,我以六合之道為這些士兵增添實力,如此真正大戰一起,你只需幾次,就可以滅了來犯之兵。”

    大奇道:“你守城,我親自去天水之中,到時候,我坐鎮天水邊,誰來,我召水去剿滅誰。而誰要是來攻打我,你可出兵從后偷襲。如此掎角之勢,可攻可守,可有地利人和。”

    他終究沒說“天時”。

    因為...

    天,不曾眷顧他們。

    ...

    ...

    三天早過了。

    兩道身影出現在封狼關外。

    風沙漫天,

    忽而遮蔽星光,

    忽而又繾綣如剛好覆過足踝的淡黃輕紗。

    兩人還在繼續深入。

    沙漠之中,晝夜溫差極大。

    火劫之地,并不是處處火劫。

    月色里,兩人坐在沙丘頂端,取了些暖茶,又取了些藏在儲物空間里的肉食,背著深夜沙漠的冷風吃了起來。

    小蘇吃著吃著,嘴里還包包的時候,猛一抬頭,仰面盯著天空。

    夏極順著她目光看去,只見天空正中,懸掛著那勺子樣的星辰...

    “北斗七星...它不該在正中。”

    “是的。”小蘇揉了揉額頭,“我忽然生出了一種預感,我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個人,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會知道祂。但我想太上殿的太上會不會就是祂。”

    夏極早猜到妹妹很可能獲得了真正的上古傳承,于是靜靜傾聽著。

    小蘇道:“祂被稱為群星的母親,也是北斗七星的母親。

    只因為凡有星光...祂便無敵。”

    說到這里,小蘇忽然想到了更多的東西...

    她忽然狼吞虎咽把手里的肉給吃了,然后抓著夏極的手道:“哥哥,我們跑,繼續往西跑。我總覺得祂快來了,星光照射到了我們,祂一定看到了我們。”

    夏極忽然道:“這里是火劫之地。”

    小蘇道:“我知道。”

    夏極道:“你不知道。”

    小蘇:???

    夏極輕聲道:“凡有火焰...我便無敵。”

    小蘇驀然睜大眼,只此八個字,她腦海里忽然明白了許多東西,比如為什么那恐怖的二十四首黑龍不傷害她,又為什么搶走了自己“天妖變”的珠子。

    但她的反應很奇怪...

    “不...”她神色忽然帶上了不少絕望。

    “怎么了?”

    “哥哥,你告訴我,你不是黑...”小蘇沒說后面兩個字。

    夏極知道她說什么,點頭坦誠道:“我是。”

    小蘇忽然緊緊抱住了兄長,長腿蹬起了不少黃沙。

    她輕聲道:“我很不想知道一個事實,但你這么說了之后,我偏偏在腦子里想起來了。

    所有火劫里的存在,在火劫結束之后,都是會被拖離人間的。

    無論多么強大,在時間到了的最后一刻,都會消失。

    因為...火妖其實不屬于人間,它們屬于另一個地方。

    另一個更恐怖,更殘忍的世界。”

    夏極記得當初是有一股意志在干擾他,但被他以強大的精神力反抗著鎮壓了下去,那應該沒事?

    還是有事?

    到底有沒有事?

    誰也不知道。

    誰也無法證明。

    思考下去,只能徒增煩惱。

    所以,他揉了揉懷里小丫頭細軟的長發道:“沒事的。”

    說完,他又從懷里取出了一塊早就雕刻好的令牌,令牌上寫著兩個鮮紅的大字:龍來。

    小蘇:...

    夏極道:“聽我說,下面我會和你分道揚鑣,深入火劫之地卻失蹤不見,然后會以黑皇帝的身份返回,但在返回之前,你需要高舉這令牌,大聲喊出‘龍來’這兩個字。”

    他想明白了,與其暴露,不如一開始就讓“神武王”失蹤。

    或者永久讓神武王失蹤。

    今后的自己,就做黑皇帝,以及風南北。

    如此一來,黑皇帝幫著黑龍女皇,似乎順理成章。

    小蘇:...

    她壓低聲音道:“不要在星光下變化。星光越來越不自然了,有人開始尋找我們。”

    “那我們繼續深入,深入到火毒遮天蔽日的地方,你受不了毒,就在外圍。”

    “嗯...第二尊金像也在其中。”

    兩人繼續西行。

    在次日黎明時,遇到了一波火妖,小火妖們都是群居的,所以被盯上了就只有跑,幸好兩人跑的都足夠快,這才擺脫了火妖的追擊。

    但毒霧越來越濃了,小蘇顯出法身,一身琉璃白,光華從內往外顯出,不時震開鉆入毛孔之中的毒素。

    終于,火毒已經濃郁到完全遮天蔽日的程度了。

    皎皎月光、漫天星光都無法再投入其中了。

    夏極感知了一下四周,然后便是往前踏出幾步,站在巖漿邊緣。

    釋放...

    忽然之間,一股恐怖的壓迫感從他周身散發而出。

    空氣開始扭曲,

    一切浮空顆粒折射著炫目卻致命的光華,

    所有窸窸窣窣的聲響都消失了,

    那是藏在巖漿里的沉睡的火妖感到了恐怖降臨,因而收斂氣息。

    沉寂的空氣里,巖漿忽然沸騰了起來。

    二十四首,十八爪,九十余丈的恐怖黑龍振起雙翅,雙翅靜擁,黑色魔焰跳躍在鱗甲之間。

    火鴉琉璃曾經與他建立過“臨時契約”。

    這種“臨時契約”但凡是智慧的火妖都可以建立。

    夏極自然也會,他直接與小蘇建立了這樣的契約。

    這契約擁有無比神奇的力量,以至于可以讓小蘇擁有不被它火焰所侵害的力量,就如同當初琉璃可以讓夏極擁有火焰隔離,從而能夠進入劫地深處一樣。

    龍爪子抓著小蘇,往他背后一丟。

    小蘇琉璃玉白的嬌軀往前挪了挪,雙腿夾緊,跨坐在龍背上。

    無窮之地的月色,火劫之上的毒霧,

    一切火獸火尸都已經四散,匍匐。

    他雙翅卷著,扇動著如溪潺潺流淌的黑焰,飛上了天空。

    那巨大的魔影投落在火劫的地面上,讓一切顫抖。

    ...

    黑皇帝的出現,就如深海里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漩渦,引動著一切毒霧縈繞徘徊。

    光焰里,

    黃炎如袍的詭譎身影忽然顯出身形。

    這身影才出現,周圍一切青山綠水的幻境頓時被湮滅。

    而幾具全身燃燒著的人,才猛然感受到了烈焰焚身的劇痛,以及下一剎那自己將死的事實。

    慘嚎聲里,蜃君靜靜眺望著遠處的天穹。

    這極度魔幻的場景里,蜃君看到了黑皇帝。

    黃色的焰霧,黑色的魔影,彼此忽然都注視到了對方。

    黑皇帝從天穹掠過,蜃君目送他遠去,然后繼續著自己原本的殺戮。

    隱形的火妖們,在蜃君身后緊緊隨著,舔舐著黃色火焰的殘火,然后興奮地、瘋狂地向周圍散去,悄悄藏在火種邊緣,蹲守著獵物。

    亦或是繼續隨著蜃君,去搜尋獵物。

    而,蜃君根本不在乎這些火妖,也從未將它們當做自己的部下。

    強者,要什么部下?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