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木葉養貓人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奪根
    “混蛋,你們知道我們兩是誰嗎?居然連我們的命令都不聽,去聽那個小鬼的命令?”

    遠遠的,都還未走到監獄的最深處,就聽到一個非常刻薄且蒼老的女人聲音。

    如果不是因為這里是木葉監獄的最深處,重刑犯專用審問所,恐怕還有人以為是街上有潑婦在罵街。

    “是誰在重刑犯專用審問所大聲呼喊?”

    舍人帶著藥師野乃宇以及陪同一起進來的油女取象,故意假裝自己的聲音很嚴肅。

    隨后就看到了重刑犯專用審問所的最深處,一個封閉的入口好處,兩隊暗部忍者就那么靜靜地站在那里,面不改色。

    而他們的面前,則是兩個看起來年齡比較大的老人,正是和團藏一樣身為火影顧問的水戶門炎與轉寢小春。

    剛才的叫罵聲就出自于轉寢小春之口,那么她口中的小鬼,自然就是此時臉上帶著看起來非常和煦笑容的舍人了。

    “蒼貓大人!”

    那些原本站著好似木頭一樣的暗部忍者看到舍人出現,立刻恭敬地喊道。

    舍人也是在暗部待過兩年時間的,在暗部中也闖下了不小的名氣,他那百分之百的任務成功率也是所有暗部成為所暗中敬佩的。

    如今他競爭火影,暗部中也有不少人是支持他的。

    本來暗部應該是保持中立,但他因為履歷和人際關系,所以導致暗部也隱隱偏向他。

    此時這些暗部忍者聽從他的命令而無視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這兩個所謂的火影顧問就是因為這個。

    現在想要讓他們讓開,要么就是舍人來,要么就是身為火影的猿飛日斬來,否則不管是誰都沒有用。

    看到來的是舍人,轉寢小春眼睛一瞪就想訓斥,幸好及時地被旁邊還算是比較理智的水戶門炎攔住。

    要知道,他們三個火影顧問中,實力最強,同樣也是全力最大的團藏,此時就被面前這個滿臉笑容看似人畜無害的小鬼給抓了起來關在里面的監獄中。

    而且看這群暗部的樣子,好像就連猿飛日斬都認可了他的所作所為。

    他們今天早上得到消息,就立刻去找猿飛日斬,卻沒想到平時隨時都能見到好友的他們,吃了一個閉門羹。

    所以才沒辦法兩人來到了監獄中,本以為憑借他們的身份就算無法釋放團藏,但見一面是肯定沒問題的。

    卻沒想到最后這一扇大門,他們被攔了下來。

    現在就連舍人本人都來到了這里。

    被水戶門炎一提醒,轉寢小春才從腦子發熱的怒火醒了過來。

    他們從剛才出門到現在,在街上聽說的就全是,舍人其實是千手舍人,能使用木遁,和猿飛日斬的戰斗不落下風、旗鼓相當等等傳聞。

    甚至有不少人已經人認定,舍人就是下一任的火影,第四代火影。

    水戶門炎露出有些難看的笑容,向前一步干笑著說道:“呵呵——舍人,是這樣,團藏畢竟曾經是火影顧問,現在把他關在這里,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他們三個人加上猿飛日斬從小就是朋友,又都師從二代火影千手扉間,關系自然是比較好的。

    再加上平時團藏都是給他們兩個出謀劃策的人,很多時候都是他們三個站在一邊對抗身為火影的猿飛日斬,關系更加緊密。

    舍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哦?火影顧問?作為叛忍的火影顧問?用自己村子同伴做人體實驗的火影顧問?坑害同村忍者的火影顧問?

    不知道兩位‘顧問’,你們在說誰?”

    特意在最后一個“顧問”兩字上著重,對他們的嘲諷之意不言而喻。

    “你!”水戶門炎眼睛一瞪,指著舍人說不出話。

    “我們怎么說也是你的長輩,你這么可以...”轉寢小春的脾氣又上來了。

    舍人臉上的笑容轉變成冷笑,“呵——倚老賣老,火影顧問,那是火影給你們的權力,如果火影不給,那你們連個就只是木葉的普通上忍而已。

    你們覺得,下一任的火影還會繼續聘請你們擔任顧問嗎?

    你們道難道不知道這里面關押的是重刑犯嗎?

    你們是跟他一伙想要掩蓋真相殺人滅口?還是說你們想要私自放一個木葉的叛忍出來?

    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們極有可能是共犯?”

    說著,舍人的眼神變得冷漠起來,看著他們就像是看著兩具冰冷的尸體。

    與此同時,站在門口的兩隊暗部忍者,也隨著舍人的話,眼神和動作也有所不同。

    感受到周圍空氣中的氣氛變化,以及幾人的氣勢變化,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兩人表情一僵,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顯然是氣的不輕。

    “哼——”

    最后,兩人只能冷哼一聲敗下陣來,朝著外面走去。

    在走過舍人身邊時,就聽到他細弱蚊聲的聲音傳進他們兩人的耳中。

    “木葉并不介意多兩個養老的人,更不介意前線多出兩位上忍...”

    這些話是通過特殊的方式傳進他們的耳中的,所以別人并聽不見。

    但聽到他的這些話中毫不掩飾的威脅,兩人的臉色漲得更紅,紅得發紫,腳下的步子更快,逃也似地離開這里。

    感受到他們的離開,舍人輕蔑地笑笑。

    這個世界終究還是靠實力說話,他們這樣的所謂的火影顧問就是依靠著猿飛日斬過日子,失去了猿飛日斬他們兩個現在要實力沒實力,要經驗沒經驗,什么都不是。

    等到他們離開后,舍人對幾名暗部忍者道:“我進去一下,麻煩你們再辛苦辛苦,不要讓別人靠近。”

    “是!”

    說著,他們打開大門,放舍人以及藥師野乃宇走了進去。

    大門緩緩關上。

    “舍人君還真是溫柔啊...性格真好。”油女取象感嘆一聲轉身走向大門。

    幾位暗部忍者這一刻倒是沒有忽視這個油女一族的人,聽到他的話心中不由認同地點點頭。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和剛才趾高氣揚的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一比,舍人無疑是要優秀無數倍。

    走進這最深處的監獄。

    昏暗的牢房中顯得有些濕潤,整個方將都空蕩蕩的。

    這種牢房是特殊制造的,土遁忍術無法在這里使用,不論是墻壁還是地面都是金屬制造,堅固無比。

    而舍人這次要見的人。

    團藏。

    此時依舊被他的木遁結實地束縛著,并且還的幻術控制著,默默低著頭沒有任何動靜。

    藥師野乃宇看到團藏,身體還是下意識地緊繃一下。

    由此可見團藏在根部忍者心中到底有著怎么樣的地位。

    就算是她這種擁有足夠多自我意識的人,對團藏都有著本能的敬畏。

    這洗腦能力,絕對是沒的說。

    舍人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理論上來說,一個人腦中的所有情報,只要他想就都能得到。

    只可惜,就是為了對付這種方式,還有像山中一族的心轉之術等等能直接窺伺他人內心的秘術,忍界中有一類特殊的封印術,能封印記憶,封印情報。

    舍人就曾用這種方式封鎖原野琳的記憶。

    赤砂之蝎也有“潛腦操砂之術”能封印一個人的記憶。

    而作為根部首領的團藏,他腦中的情報自然是非常重要,絕對不能泄露,所以他腦中也有著這樣的封印。

    這封印,要是沒有正確的方法,強行觸碰只會導致這個人的記憶被全都銷毀,甚至厲害一點的還會直接將這個人腦子摧毀。

    像團藏這種這么狠的,腦中說不定還有著同歸于盡的封印,類似于“里·四象封印”這樣。

    所以,藥師野乃宇的存在就顯得至關重要了,因為她特殊的身份,為了收集情報,掌握了很多這方面的破解之法。

    同時對根部的封印術就更加了解。

    而團藏腦中的封印術,與她腦中的幾乎無異,她專研了幾十年想要擺脫束縛,專研出來的破解方法倒是有了用武之地。

    團藏也知道普通的方式限制不了她,所以才一直用孤兒院威脅她,要是能控制她,以團藏的性格當然是越粗暴越好。

    當然,也正是因為她有這樣的能力,才會成為根部情報收集第一人,這都是相對地。

    “開始吧。”舍人對藥師野乃宇說道。

    只要得到團藏腦中的情報,那么掌控根部,就不再是問題。

    “好!”藥師野乃宇點點頭,她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

    舍人眼睛一猙,萬花筒寫輪眼快速旋轉,控制他的同時,開始解析他腦中的封印術。

    “啊——”

    團藏本能地因為疼痛而叫出聲。

    所幸這間牢房密封性非常好,隔音效果也很好,外界并聽不到這凄慘的叫聲。

    本來嘛,團藏干脆地死去還算好,他卻偏偏仗著寫輪眼的伊邪納岐在那里瘋狂挑釁,導致現在變得更慘。

    其實,就算團藏死了,舍人也有辦法從他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

    不是有一個術,叫...穢土轉生?

    幸運的是,這個術舍人和他的老師大蛇丸都會,而給他們這個術的還是團藏本人。

    所以舍人并不擔心藥師野乃宇的這種嘗試,弄死了他會不會得不到他腦中的情報。

    死了就穢土轉生召喚出來繼續唄。

    鞭尸是感覺有些慘。

    伴隨著凄慘的慘叫,團藏七竅流血,模樣十分凄慘。

    三個小時后。

    舍人和藥師野乃宇一起離開木葉監獄。

    并且舍人也解散了兩隊暗部忍者對這個監獄的照看。

    因為里面已經沒有人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后,舍人直接將團藏丟進神威空間,留著他還有最后一點作用。

    離開監獄。

    “野乃宇,你先去忙吧,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可以了。”舍人說道。

    聞言,藥師野乃宇點點頭,她知道舍人接下來要做什么,這些事情她不適合參與,“好的,舍人君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幫助,隨時來找我。”

    “不會跟你跟你客氣的,放心吧。”

    畢竟是行走的巫女,團藏怎么也不愿意放手的人,戰斗力、醫療忍術、情報收集能力都是頂尖。

    兩人分開,舍人轉身準備去接手此時還在木葉的根部忍者。

    很多根部忍者都還在外面執行團藏交代給他們的任務。

    舍人已經讓藥師野乃宇用團藏的名義將他們全都召集回來。

    他只要接手這第一批,后面的陸續自然會有人幫他收攏。

    此時的這些根部忍者全都按照他的命令被勒令待在暗部基地中,等待著他或是猿飛日斬去接收。

    對猿飛日斬能否接手根,舍人非常放心。

    要是根不忍者這的這么容易就能被收服,那團藏也就不會形成這種尾大不掉的局面。

    猿飛日斬肯定是會嘗試。

    可能在昨天晚上就會嘗試,也有可能今天早上舍人在查看團藏腦中的信息時會嘗試,但結果肯定都是一樣的。

    團藏掌控這些根部忍者除了從小給他們洗腦外,還有就是依靠著各種掌控他們的咒印,或者還有極少數像藥師野乃宇這樣的,用她所重視的東西來要挾。

    而舍人從他手中接過的信息中,這些就是他接手根部的重要信息之一。

    當然,最關鍵的,還是用團藏的名義向他們下達指令,讓他們對待舍人等同于對待他的命令。

    來到暗部基地的最深處。

    進入暗部舍人基本上就沒有受到什么阻攔。

    猿飛日斬當時沒有否定舍人千手一族的身份,也沒有因為舍人當著他的面指揮暗部,導致很多人都先入為主地認為,猿飛日斬默認了舍人那看似僭越的行為。

    這個眾人傳遞的一種信息就是。

    猿飛日斬幾乎認同了舍人繼任火影之位這件事。

    當然,雖然現在的猿飛日斬已經度過了巔峰期,實力有所下降,但只要他愿意,還是能在火影的位置上坐很久的。

    前提就是,沒有發什么事情逼迫他不得不卸任。

    所以舍人初入暗部沒有人會阻攔。

    “蒼貓大人。”

    在暗部最深處看守房間的兩名帶著面具的暗部成員對著舍人點點頭。

    “現在木葉的根部成員都在里面吧?”舍人問道。

    “是。”

    “之前有誰來過嗎?”

    兩名暗部成員稍稍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覺得不什么大事,說道:“兩個小時前,三代大人剛剛離開。”

    聞言,舍人笑著點點頭,推開門走進去。

    根部原本也算是暗部的一個分支,是專門給暗部提供人才的部門。

    只不過后來隨著團藏越來越強勢,手段越來越厲害,才導致根部從名義上來還是暗部的分支,但在實際職權上,其實已經等同于整個暗部,甚至還要超越暗部。

    根部忍者執行命令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就算是暗部忍者,他們有時候也并未放在眼中。

    但根部的掌管者是團藏,下達命令的也是他,他的罪行其實與這些成員并未有太多的關系。

    所以現在只是將他們關押起來準備進行審訊、調查。

    如果確定沒什么問題,就能放他們回去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原本世界中,根部也有被猿飛日斬強行解散,只是因為根部成員全都聽命于團藏,所以就算是解散,團藏手中的力量還是沒有變。

    進入房間。

    就看到數十個穿著根部服飾的忍者正老老實實地待在這個房間中。

    甚至有些人眼神渙散,就好像一個雕塑一般。

    沒有任務,沒有命令,這就是他們平時的狀態。

    這些往往都是團藏從小培養起來的一部分人,洗腦以及各種特殊的訓練方式導致他們就只是任務機器。

    根部的養蠱培養方式,舍人也是有所耳聞的。

    舍人的到來除了少部分的人的眼神有所波動外,其余的人還是該怎么樣就怎么樣。

    將這幾個眼神有波動的根部忍者記在心中。

    粗略地掃視一圈,舍人眼睛一亮。

    他還看到了幾個面容比較熟悉的人。

    其中最令他重視的,無疑是一個帶著黑色墨鏡,右邊嘴角處有著一道紫色的看起來像是經脈紋理的人。

    油女龍馬!

    是曾經大蛇丸在根部時期的搭檔,擁有極強的實力,是團藏所依仗的左膀右臂。

    能被大蛇丸這么高傲的人認可為搭檔的,這個油女龍馬的實力絕對不弱。

    除了他之外,舍人還認出了油女取耿、山中風這樣的年齡還比較小,但擁有很高培養價的根部成員。

    舍人的萬花筒寫輪眼轉動。

    伴隨著一陣空間扭曲,志村團藏略微有些呆滯地出現在這個房間中。

    “團藏大人!”

    看到團藏,原本或呆滯或發愣的根部忍者們,幾乎同時單膝跪地,恭敬地喊出聲。

    就算是油女龍馬這樣并不是被完全洗腦的實力強大的忍者也不例外。

    這是舍人一直眼熱根部忍者的原因。

    這才是在他腦中最理想的忍者模樣。

    “起來吧。”

    團藏緩緩開口,他唯一的一只眼中,萬花筒寫輪眼的紋理若隱若現。

    站在他身后的舍人的萬花筒寫輪眼緩緩地旋轉著。

    破解了他腦中的封印后,想要完全控制他,對舍人來說,并不是一件難事。

    “是!”

    聽到團藏的命令,所有人站起身。

    動作整齊劃一。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擁有團藏,擁有關于根部的全部信息,掌握能控制他們的各種咒印。

    ...

    半個小時后。

    “舍人大人!”

    舍人從團藏的背后走到前面,看著這跪在地上的數十個根部忍者,饒是他現在的實力,心中也是略微有些澎湃。

    這就是只聽從命令的好處。

    “從今天開始,根部暫時隱匿到木葉群眾中,等待我的命令。”環顧眾人,眼中神采奕奕。

    有這么一股力量,就是他和猿飛日斬交涉的資本之一。

    “是!”

    根部忍者們恭敬地喊道。

    再次將團藏收進神威空間。

    接下來還有不少根部忍者會一點點地從外面回來,團藏還有作用,等到將所有根部忍者完全掌握,直接讓大漂亮把團藏的靈魂給消化,這樣就算是有穢土轉生,也無法再讓他出現,也就沒人能干涉到舍人掌管根部了。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