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33章 黑羽快斗:有點殘忍
    毒蛇沉聲道,“交換,磁盤給他!”

    他們的目標是能讓人長生不老的潘多拉寶石,拿一張不知從哪兒弄來的磁盤,換一顆可能是潘多拉的寶石,不虧!

    “可是……”那個男人本來還想說那張磁盤上的東西真的很不一般,不過被毒蛇一眼給瞪了回去,拿著磁盤走上前。

    “好了,交換吧!不準耍什么花樣!”毒蛇用槍指著某個小黑,如果不是擔心對方把寶石丟下去,他早就開槍了。

    而快跑到頂樓觀景餐廳的黑羽快斗突然停下,疑惑拿出手機一看。

    陌生號碼的郵件。

    【別去觀景餐廳——我是非墨】

    “真是的……”黑羽快斗無語收起手里。

    觀景餐廳怎么就不能去了?

    不去他還怎么把寶石搶回來?

    還非墨發的郵件?怎么不說是非赤發的?

    就黑羽快斗耽擱的這一會兒功夫,上面觀景餐廳里,拿磁盤的男人已經走到了小黑身前,探手將磁盤慢慢遞過去,“交換吧!”

    小黑將寶石丟過去,一把搶過磁盤,咧嘴露出一個冰冷的笑容,忽然轉身跳出窗戶。

    毒蛇一群人有些發懵,不過還是連忙去接寶石。

    不遠處的夜空中,一架直升機已經靠近了觀景餐廳。

    直升機上,池非遲切斷耳機那邊的通訊,“東西到手了。”

    “開火!”琴酒目光森冷地盯著顯示屏。

    看了組織的資料還想活著?做夢!

    基安蒂臉上帶著暴虐的笑,操作著直升機控制臺,“了解!”

    “呯!呯!呯!呯!呯!……”

    直升機開始圍著環形的觀景餐廳繞行,搭載的機槍不斷噴吐著火光。

    一顆顆子彈快速飛進玻璃窗口,打在餐廳里的一群人身上。

    觀景餐廳通往下層的樓梯間,黑羽快斗剛探頭就差點被亂飛的子彈掃中,連忙拉著茱蒂霍伯又趴了回去。

    直升機上,池非遲聽著耳機那邊另一個小黑的匯報,“人都倒下了,看不清具體情況,不確定有幾個活著,那七個都中了彈,不過那個頭領滾下了樓梯……”

    “那家伙應該沒看過磁盤的內容,跑了就跑了吧,至于剩下的那6個……”琴酒沉聲道,“基安蒂,最后送他們一程!”

    基安蒂默默丟了個兩個炮彈下去,撤離。

    “轟——!”

    劇烈的爆炸足夠將整個觀景餐廳炸平,中了子彈的人根本沒法跑,再挨這么一下,絕對死定了。

    不遠處的大樓上,鷹取嚴男默默轉身撤離,對組織又多了一些了解。

    這種打完就跑的作風,確定很難讓人鎖定是誰做的。

    警方都來不及過來,估計又會跟雙塔大樓的事一樣,被當成恐怖襲擊……

    還有,老板那群人心情爆炸的時候真的很危險……

    黑羽快斗已經帶著茱蒂霍伯撤到了樓梯下方,聽著上方傳出的爆炸聲,又轉頭看著一路滾樓梯下來、倒在樓梯邊、一身是血的毒蛇,“喂……你、你沒死吧?”

    毒蛇踉蹌著起身,警惕盯著怪盜基德打扮的黑羽快斗,抬起手上的槍。

    “沒死就好,”黑羽快斗松了口氣,也警惕著毒蛇手里的槍,他雖然穿了防彈衣,但旁邊的茱蒂霍伯可沒有,而且上面的情況這么恐怖,他也想快點撤了,“把你手里的寶石交出來吧,不然我不會放你離開的,除非你能保證立刻用槍殺死我們兩個,不然剛才這么大的動靜,警方會在20分鐘內趕到,你可就走不了了!”

    毒蛇咬了咬牙,將寶石丟給黑羽快斗,舉著槍后退到樓梯口,快速轉身離開。

    “告訴你們老大,我怪盜基德總有一天會將你們那個組織消滅殆盡的!”

    黑羽快斗忍不住喊了一句,不過,看到地上的血跡,又有點不忍。

    這家伙一向都是帶著一群人囂張出現,現在孤家寡人一個負傷離開,背影是那么落寞,他再喊這種話,好像有點殘忍……

    算了,喊都喊了。

    “基德……”一旁的茱蒂霍伯出聲。

    黑羽快斗轉身看了看茱蒂霍伯,心情復雜,完全升不起撩妹的心思。

    ……

    翌日。

    寺井黃之助的桌球室再次提前停止營業。

    “……絕對是你們那個組織做的!對不對?”

    黑羽快斗拍著桌子,情緒很激動,表示自己真的難以接受,“七個人啊,全部死了!”

    池非遲垂眸喝著咖啡。

    不僅死了,還是連尸體都湊不齊那種。

    怪盜基德從不殺人,無法接受也是很正常的。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這樣,非黑即白。

    非赤也探了個頭,幽幽盯著黑羽快斗吐蛇信子。

    這是怪它家主人嘍?

    好久沒咬黑羽快斗了,懷念口感。

    寺井黃之助在一旁看著兩人,心里一汗。

    一個啪啪拍桌子,一個冷眼看著,總覺得氣氛不太妙。

    這算是觀念不合的碰撞吧?會不會引發兄弟矛盾?

    擔心。

    黑羽繼續啪啪拍桌子,“你知不知道我昨晚的心情有多復雜……”

    池非遲起身,去榨了杯果汁,放在桌上。

    黑羽快斗依舊在啪啪拍桌子,“我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

    池非遲又給自己加了點咖啡,坐下,準備繼續看黑羽快斗拍桌子。

    “我……我……”黑羽快斗發泄了一通,無力坐下來。

    紅子說昨晚池非遲會去,他沒發現池非遲的人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池非遲去了,在直升機上,所以他沒看到。

    而且他很清楚,這就是池非遲那個‘驅狼逐虎’的計劃。

    雖然早就想過兩個組織會火拼,有點心理準備,但他昨晚聽著上面噼里啪啦、轟隆不斷,還是心情復雜。

    這是火拼嗎?這分明是屠殺!

    池非遲見黑羽快斗不吭聲了,抬眼問道,“說完了?”

    黑羽快斗突然覺得心口有點發悶,端起桌上的果汁,悶聲道,“沒有,我只是渴了,想喝口水、歇一會兒……”

    非赤:“……”

    寺井黃之助:“……”

    “那是檸檬汁。”池非遲提醒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已經喝了一大口,臉色發僵,轉過頭‘噗’一下全噴了。

    池非遲繼續道,“不知道你喝不喝甜的,所以我沒加糖。”

    黑羽快斗緩了緩,指著池非遲悲憤指控,“你就是故意的吧!”

    “你覺得是那就是。”池非遲道。

    黑羽快斗突然就有點委屈,“我又沒說你啊……”

    他早就知道池非遲跟他的觀念有些不太一樣,既然愿意處,就已經默認了。

    而且當初的計劃他是同意的,就是結果有點出乎意料。

    他本來以為雙方會打起來,互相牽制,也能讓他和池非遲省不少事,誰能想到‘突突突’就完了。

    其實昨晚他就想過了,首先,引起火拼,就可能造成傷亡,他同意就該想到這一點,只是場面爆炸得讓他內心無法接受,其次,池非遲是想幫他……

    池非遲沒看黑羽快斗,當著他的面說了將近一個小時,他有理由懷疑黑羽快斗在暗戳戳埋怨他,“這是最后一次了。”

    “啊……”黑羽快斗雙手抱頭趴在桌上,苦惱撓頭發,這沒法解釋了,“好吧,我心里可能是有一點點不平衡,不過真的沒有埋怨你的意思,是有一點埋怨我自己……”

    “不過蜘蛛是我的目標,”池非遲繼續道,“我盯了很久。”

    “那個陰陽怪氣的家伙?”黑羽快斗坐直了身,“他最近好像在歐洲巡演吧?”

    “毒蛇這邊受了這么大損失,你覺得他還能坐得住?”池非遲反問一句,又道,“其實七個人沒達到我心理預期,我原本覺得最后要牽扯進十多個,還有,昨晚毒蛇也沒死……”

    黑羽快斗一時無話可說,愣愣看著池非遲,憋了一會兒才悶悶道,“說好了那是留給我的對手呢?”

    他懷疑池非遲能幫他把人全部清了,還是尸體拼都拼不起來那種……

    “都說了這是最后一次,”池非遲道,“蜘蛛我自己去,不牽扯組織。”

    黑羽快斗偷偷瞥池非遲,不確定池非遲有沒有生氣,索性直白道,“你可不能不管我,不過也不用把他們都清除了,就算要清除,也請溫柔一點……”

    “要求真多,”池非遲打斷,“明天要不要跟我去大阪?是對THK公司的邀請,應該會有很多明星過去。”

    “好啊好啊,”黑羽快斗欣然答應,又頓了頓,回想了一下,“不行,明天約好了要跟青子去海豚樂園……”

    池非遲:“……”

    “沒辦法,她已經念叨好多次了,”黑羽快斗道,“等有空我請你吃大餐,你想去哪里吃就去哪里吃,那個……非遲哥,能不能幫我帶一張倉木小姐的簽名啊?青子想要,對了,如果可以的話,多帶幾張……”

    幾張?

    這是還打算送誰?

    池非遲對黑羽快斗徹底無語,“行。”

    寺井黃之助心里松了口氣,還好,看樣子矛盾沒爆發。

    聊了一會兒,池非遲沒留下吃晚飯,去流水亭跟少年偵探團碰面。

    柯南看著這家在室內布置了綠植、小橋、水渠的日式料理店,不由想起之前那起事件。

    店內依舊響著輕緩的琴音,流水湍湍。

    前臺,穿著和服的安西京子發現一群孩子進門,一眼就看到了柯南,笑著迎上前,彎腰跟一群孩子打招呼,“歡迎各位光臨!柯南,好久不見了。”

    “京子姐姐,好久不見!”柯南乖巧打招呼。

    “池先生在1號房等你們,我帶你們過去,請跟我來……”安西京子轉身帶路。

    “柯南,你來過這家店啊?”元太好奇問道。

    “以前跟毛利叔叔來過,還遇到了池哥哥和他的大學教授在吃飯,正好就在我們隔壁,”柯南一邊跟著安西京子往1號房去,一邊懷念道,“如果不是另外一個包房的大學教授遇害了,我都不知道原來他在隔壁,那時候他還沒有畢業,真池寵物醫院也還沒有開業吧……”
英雄联盟网上电子游戏娱乐